颜强:切尔西,这就是一家经营良好的英超俱乐部的样子

admin

文章最后更新时间:2023-02-01 15:36:00,由管理员负责审核发布,若内容或图片失效,请留言反馈!

导读:  切尔西、埃弗顿、阿斯顿维拉、甚至诺丁汉森林……英超在极度富裕的同时,也不断提供着管理上极度混乱的案例。2022年,从年头到年尾,切尔西都是媒体热词,可惜绝大部分新闻都和成绩无关,而是股权变更、夏窗抢购、新股东和主教练矛盾、换帅、冬窗继续抢购……切尔西从一个引人注目的转会目标,转向下一个转会目标,只是操作越多,越看不出管理逻辑和构建计划。类似案例,埃弗顿境况更糟糕,挣扎降级区;阿斯顿维拉的美国股......

由于切尔西和埃弗顿挥金如土,但表现不佳,布莱顿和布伦特福德的数据驱动方法证明,成功并不需要在转会市场上买来

头文字B:足球如何打败市场?

切尔西、埃弗顿、阿斯顿维拉、甚至诺丁汉森林……英超在极度富裕的同时,也不断提供着管理上极度混乱的案例。

2022年,从年头到年尾,切尔西都是媒体热词,可惜绝大部分新闻都和成绩无关,而是股权变更、夏窗抢购、新股东和主教练矛盾、换帅、冬窗继续抢购……切尔西从一个引人注目的转会目标,转向下一个转会目标,只是操作越多,越看不出管理逻辑和构建计划。

类似案例,埃弗顿境况更糟糕,挣扎降级区;阿斯顿维拉的美国股东财雄势大,却已经解雇杰拉德;诺丁汉森林升级后,一个夏窗买下22名球员……

只从俱乐部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看,布莱顿和布伦特福德这两家规模小太多的俱乐部,反倒在数据挖掘、球探网络和球员交易上,远胜前者们。

查看一下过去几个赛季英超联赛的薪资总额和俱乐部成本摊销的排行榜,就能得出最明确的答案:像布莱顿和布伦特福德这两家规模较小的俱乐部,真正实现了“打败市场”(beat the market)的成功。他们以数据驱动竞技成绩、以球探选材比拼转会市场的竞价策略,小博大的成功,证明了不断高价买人之外,俱乐部还有其他成功模式。

数据挖掘,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概念,但这两家俱乐部成功的秘诀,不仅仅是数据挖掘——经营的耐心、远见、战略和长期思考同样重要。例如,在布莱顿,未雨绸缪、总有备选方案,是俱乐部维系英超中游地位的关键:如果一名关键球员或高管被挖走,谁来接替他们?布莱顿俱乐部内,有一个30人名单的“继任备选计划”。

在2022年9月、主教练格雷厄姆·波特被切尔西挖走前,布莱顿的“继任备选计划”早已启动:他们一直密切关注意大利教练罗伯托·德泽尔比,从此人在意大利执教萨索洛、到他之后执教顿涅茨克矿工。波特决定离开后,布莱顿快速实施了“继任计划”。

数据是关键。布莱顿的老板托尼·布鲁姆和布伦特福德的老板马修·贝纳姆曾是同行——都有着牛剑理工科教育背景、都在博彩行业从事过数据分析工作,贝纳姆曾为前顶级职业牌手布鲁姆大宫。他俩在博彩业完成的原始积累,不仅仅是靠赌徒投注发财,更是通过数据分析,实现了“打败市场”。

这两家B字头的俱乐部,被认为是这种职业体育俱乐部新经营方式的典型代表,两家俱乐部老板都有博彩业(Betting Industry)从业背景也就不足为奇了——在那个疯狂的产业里,一个企业的的生死存亡,完全取决于是否能获得正确的数据、以及是否能依靠数据做出正确的决断。

切尔西2020-21赛季,转会费(分赛季摊销成本)和薪资支出为4.96亿英镑,但在美国投资人博利接管俱乐部后,切尔西支出还在上升,但目前排名联赛第10。

切尔西的数据团队,和任何一家职业豪门俱乐部一样强大,然而在使用数据、以及管理者是否能充分运用数据作为决策辅助上,切尔西完败于两家小俱乐部。因为在决策体系上,还是有太多俱乐部保持传统惯性,决策人拍脑袋的“灵机一动”实在太多。

从财务报表分析,投出和产出比较,到目前为止,切尔西、埃弗顿以及狼队,是本季英超表现最差球队。相比之下,布伦特福德和布莱顿本季支出也不低,不过他们在积分榜上的现有位置,高出成本榜6位。

当然,船小易掉头,小俱乐部不会盲求签约球员的知名度,反倒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球员的成长性更看重,俱乐部管理者不会有切尔西和埃弗顿那样“抢购名牌”的压力。像布伦特福德签下21岁的弗赖堡前锋凯文·沙德,21岁的球员知名度不高,但他是上季德甲冲刺速度第二的快马。布莱顿不仅有过比苏马、凯塞多这样的成功案例,25岁的日本国脚三笘薰,成本只要250万英镑。31岁的德国人格罗斯,从未入选德国国脚对,确实过去5个英超赛季中场表现最好球员之一。

伊万·托尼,之前在纽卡斯尔联队没有上场机会,布伦特福德从其他低级别联赛俱乐部签下他,让他成为了在英超亮眼的中锋。

小俱乐部能用好数据,大俱乐部就不行?事实并非如此,但大俱乐部必须保持自己的管理和经营原则以及自信,否则太容易被淹没在球迷的抱怨声中。“采用数据驱动并取得成功的大俱乐部代表是利物浦,”行业观察者乔杜里如是分析,“利物浦的许多成功案例,已经教育了他们的球迷,让大家都有了一种‘数据思维’。”

利物浦从降级队赫尔城签下的左后卫罗伯逊、降级队纽卡的中场维纳尔杜姆,都是数据打败名气的成功案例。

回到职业体育竞技本身,购买力仍然是最核心的实力因素。总体而言,成本支出排行榜和联赛积分排行榜,基本上会位置吻合。与2020-21 赛季的成本支出相比,纽卡斯尔联队是本季英超表现最好者,从2021年年底沙特主权基金收购纽卡之后,俱乐部购买力增强,一系列关键人才被引入:主教练埃迪·豪、总监丹·阿什沃斯以及好几位实力型球员。但纽卡的进步,同样是遵循数据分析高于球员名气的朴实路线,因为埃迪·豪和阿什沃思,此前分别在伯恩茅斯和布莱顿,都是在有限资源背景下,实现了“打败市场”的成绩,他们依然在纽卡坚持这样的思路。

毫无疑问,布莱顿、布伦特福德乃至纽卡的球迷,都能给管理层、球队更多耐心,然而这恰恰是切尔西20年来所匮乏的。波特在布莱顿成功,和相对较低压力、较低期望值的环境相关,然而切尔西的文化,和小俱乐部完全不同:只有即插即用。

这个冬窗,菲利克斯已经被租借而来,随后可能还会有小图拉姆,博利依旧端着散弹枪,在转会市场上频频出击,这是美国式或资本式的经营策略,还是在交职业体育管理学费,半年之后,积分榜会给出短期答案。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切尔西球迷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有 条评论,人围观)
梅溪站长

梅溪V

球迷社区前沿体育足球信息

32127 文章数
44 评论数
37598773 浏览数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